首页 >美食

俄石油公司副总之子遭绑架黑幕

2018-09-22 13:02:31 | 来源: 美食

俄石油公司副总之子遭绑架黑幕

近日,有关俄国营石油生产公司“俄罗斯石油公司”副总裁米哈伊尔·斯塔夫斯基之子遭离奇绑架事件,成为各大媒体关注的焦点。以揭披黑幕着称的《新报》6月1道此事后,司法机关才正式公开确认,称已绘制出两名疑犯的画像并展开通缉。有分析指出,绑匪没有向受害人家属提出任何要求的事实表明,这起事件的背景相当复杂,其幕后主谋很可能来自高层,他们甚至未将石油公司老总、普京的亲信谢钦放在眼里。

惊曝:俄石油副总之子被劫

米哈伊尔·斯塔夫斯基(下称老斯塔夫斯基)的儿子与父亲同名,也叫米哈伊尔·斯塔夫斯基(下称小斯塔夫斯基),今年只有18岁,身高1.85米,是校址设在首都莫斯科的国立古布金石油和天然气大学一年级学生。从他神秘被绑架至今,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

4月13日中午12点左右,小斯塔夫斯基下课后,与要好的朋友罗伯特(化名)离开学校。两人刚刚走出校门

俄石油公司副总之子遭绑架黑幕

,就遭到不明身份者袭击。罗伯特事后向调查人员作证时说,绑匪共有四人,他们猖狂到极点,当时甚至没有蒙面,就那样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实施犯罪。四名疑犯把罗伯特推到一旁,迅速制服受害人,把他拖上附近一辆没挂车牌的银灰色“宝马”汽车,塞在后座上后一溜烟逃离现场。根据俄联邦检察院侦讯委员会发言人弗拉基米尔·马尔金介绍,小斯塔夫斯基被绑架的第二天,也就是4月14日,莫斯科检察院侦讯委员会西南区侦讯局正式立案,展开刑事调查。调查中,侦讯人员询问了受害人的家人、亲朋好友以及当时在场的目击者,并且提取了小斯塔夫斯基的移动信息。

据俄媒体6月3道,小斯塔夫斯基被绑架时,安装在附近的一些摄像头,记录下了当时的情景。调查人员已经利用技术手段,根据监控录像绘制了两名犯罪嫌疑人的画像,并据此对他们展开通缉。

离奇:绑架被保密一个半月

这起绑架案有着很多离奇之处。首先,小斯塔夫斯基“失踪”已经一个半月,但是在此期间消息却被极其严密地封锁:包括警方、侦讯委员会和联邦安全局在内,所有护法机关都没有对外透露任何信息;他就读的石油和天然气大学,也没有就此发表任何声明;就连老斯塔夫斯基任职的俄石油公司,董事会和经理委员会成员也对此一无所知。

针对这种“奇怪”的情况,护法机关解释说是为了不打草惊蛇、吓着绑架者,以免被绑架的小斯塔夫斯基受到伤害。因此,直到《新报》文章发表并且引起广泛反响之后,侦讯部门的代表才不得不站出来,公开向媒体和社会证实绑架案确有其事。

调查人员就绑架目的假设了几种方案,一种就是“求财说”,认为绑匪只是为了向受害人有钱有势的老爸索取巨额赎金;一种是“施压说”,认为绑匪幕后还有更大的黑手,绑架的目的是向老斯塔夫斯基施压,迫使他在石油交易中作出让步,或者离开俄石油公司。然而,绑架者直到现在仍未与受害人家属联系,他们的目的因此也不得而知,这也正是此案的另一个、也是离奇之处。此前有消息说,绑架者已向受害人家属发出信息,要求对方支付5000万欧元的巨额赎金。但是据小斯塔夫斯基的姐姐娜塔莉娅·斯塔夫斯卡娅宣布,绑匪根本没有和他们联系过。

值得一提的是,这已是小斯塔夫斯基第二次遭到绑架袭击。据《共青团真理报》报道,次袭击发生在今年2月,但被小斯塔夫斯基成功摆脱。此后,父母曾极力坚持要给他雇保镖,却被他坚决拒绝,他担心保镖的陪同会在学校引起不良反映。据同学介绍,小斯塔夫斯基心地善良,深受同学和老师好评。绑架发生之前,学校根本没人知道他和俄石油公司副总裁是父子,尽管两人都叫米哈伊尔·斯塔夫斯基。

端倪:已初步锁定目标嫌疑亾

针对绑匪这么长时间都不向受害人家属提出要求的问题,调查部门的消息人士认为,其原因可能是他们内部出现分歧,不能就索要多少赎金达成一致。调查人员确信,实施这起绑架的是一个“重量级”的犯罪团伙。现在,在绑架消息被媒体曝光后,他们更要重新给自己的行为“定位”,确定终的赎金数额。

据“报纸”6月3道,绑架案的调查工作已经取得一定进展,着名黑帮头子维塔利·马尔琴科被怀疑是绑架案的主谋,其今年39岁,绰号“锥子”,拥有美国、乌克兰和俄罗斯三国护照,除“维塔利·马尔琴科”,还使用丹尼斯·希明、丹尼斯·希林、丹尼斯·日明等不同姓名。

“锥子”从1995年开始受通缉,2005年在一起绑架案的赎金交付现场被捕。但是,人赃并获的他第二天就被放了出来。2008年5月14日,他再次受到通缉。目前正躲藏在乌拉圭的他,仍像从前一样操纵着自己的匪帮,继续在俄罗斯和乌克兰实施犯罪,包括试图绑架乌克兰前内务部长尤里·克拉夫琴科之女和基辅的几名富商。

据护法机关内幕人士透露,“锥子”匪帮在俄境内横行十多年却不受法律制裁,主要是因为“锥子”受联邦安全局和联邦总检察院高层的庇护。

另据俄联邦检察院侦讯委员会日前宣布,莫斯科内务总局打击有组织犯罪局前警官安德烈·阿廖申也可能参与绑架小斯塔夫斯基。他在护法机关工作12年,是解救人质方面的专家,目前被关押在莫斯科的看守所。阿廖申被控在2006年11月绑架一家国防公司总经理瓦季姆·斯特鲁科夫并向其子索要40万美元赎金。人质解救行动以失败告终,斯特鲁科夫至今仍下落不明。

阿廖申2006年还被控参与绑架“Hytrade Investment oil”公司驻俄罗斯代表处副总经理洛丽塔·苏达科娃,并向其父、“Hytrade Investment oil”公司领导人亚历山大·皮季克索要50万美元赎金。尽管皮季克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拒绝付钱,苏达科娃终还是神秘获释。但2007年11月,皮季克却神秘被劫,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调查人员确信,这一切都出自阿廖申之手,主要证据是他与苏达科娃情人帕维尔·库津的谈话录音。库津在和绑架者谈条件时偷偷录了音,然后交给莫斯科内务总局打击有组织犯罪局,阿廖申的昔日同事阿列克谢·博罗达听出了他的声音。

失望:家属不再相信护法者

有消息人士表示,警方本来有可能在劫案发生后立即解救出小斯塔夫斯基,但却莫名其妙地让绑架者逃之夭夭。而据“俄罗斯波罗的海”通讯社报道,被绑架者的好友向透露说,斯塔夫斯基一家早已不再相信护法人员。

知情者告诉:“目击者证实,从外貌判断,四名绑匪中有一个高加索人,另外三人都是斯拉夫人。他们在开车逃离现场时,可能由于过度紧张出了交通事故,与一辆汽车发生追尾。结果,‘宝马’的保险杠被撞掉。”

小斯塔夫斯基被劫持后,好友立即打报警。绑架发生20分钟后,所有巡逻警察都收到了消息。“可是令人疑惑不解的是,他们没有发现那辆既没车牌也没保险杠,并且带有明显车祸痕迹的‘宝马’车。”

此外,小斯塔夫斯基遭绑架的第二天,警方就已经绘制出犯罪嫌疑人的画像,但却一直没有通过媒体进行广泛宣传。过去一个半月里,斯塔夫斯基一家过着地狱般的生活,他们焦急等待,但却没有任何信息。而护法机关对他们提出的任何问题,都回答说“没有新消息”,只知道建议他们等绑匪的,但却一直没有。

这位谈话者说:“我没看出护法机构的工作取得了什么成效。斯塔夫斯基一家不再相信任何人,不再相信任何强力部门。他们非常害怕,不敢想象没有米哈伊尔的日子怎么过。”

黑幕:绑架命令或许来自高层

《新报》文章分析称,小斯塔夫斯基遭绑架是很不寻常的事情。众所周知,老斯塔夫斯基任职的俄石油公司是全俄的石油公司,其是普京的亲信、政府副总理伊戈尔·谢钦。即使这样,也未能阻止这起绑架事件的发生。

深知内幕的消息灵通人士告诉:“可以想像一下,那个下令绑架副总理谢钦班子重要成员之子的人地位如何。这意味着,绑架案的幕后主使甚至不是普通将军级的强力部门官员,他的地位应该更高。他无所顾忌,而且相信自己的力量。”

《新报》文章指出,俄罗斯的实际情况表明,50%绑架案的主谋与受害人有商业关系,或是生意伙伴、或是竞争对手,绑架的目的或是要拿回被夺走的东西,或是迫使对方放弃自己的商业份额;40%的情况下,绑架者的目的是单纯的索要赎金,莫斯科有几个犯罪团伙专门从事这种无本生意;此外,3%的绑架案是由夫妻或者情人中被骗一方策划的,还有7%的案件是因模仿而造成的。

至于绑架案的实施者,90%是联邦安全局、内务部以及国防部的离职人员,而且这些人原来在强力部门时都不是普通工作人员。通常,他们对调查小组的工作流程轻车熟路,甚至能在中准确说出调查人员的姓名。此外,他们手头一般拥有现代化的特别设备,可以窃听到有关受害人及其家属的保密信息。 陈 轩




真空烧结炉
1400℃三温区管式炉厂
50kN万能材料试验机价格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