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金融

ST雄震迷魂阵关联方变招尽享过山车行情

2019-04-10 17:54:27 | 来源: 金融

ST雄震迷魂阵:关联方变招尽享过山车行情

进入[ST雄震吧],看看大家都在谈论甚么>>>

疑云未散,迷雾又起。

6月12日,ST雄震()公告称,根8万股,冻结期限两年。

耐人寻味的是,年初至今,ST雄震大股东深圳雄震团体持有的同一宗股权,已被6家法院冻结。

今年以来,郑州、厦门、深圳中级法院,及深圳罗湖区、广东阳西县法院,先后发出履行通知书,裁定继续轮候冻结深圳雄震集团所持ST雄震的股权,冻结期限为半年至两年不等。

其实,不但深圳雄震集团盘根错节的官司纠纷令人一头雾水,ST雄震及其关联方布下的迷魂阵,也像雾像雨又像风,剪不断、理还乱。

诡秘关联方

6月11日,ST雄震公告称,6月10日,第二大股东上海汇衡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汇衡)与厦门合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合信咨询)签署协议,将其持有的ST雄震1020万股限售流通股,以每股6元转让给合信咨询。

转让后,合信咨询将持有12.84%股权,成为ST雄震第二大股东,上海汇衡的持股则下降至6.86%。

此前,上海汇衡持有ST雄震24.7%股分,其中无限售条件流通股397.332万股,但截至5月14日,其持有的无穷售条件流通股已基本减持殆尽,仅剩5股,减持比例占ST雄震总股本的5%。

异乎寻常的是,上海汇衡减持期间,ST雄震均出现逆势上涨,其中现身大宗交易平台的5月14日,ST雄震早盘低开后被大幅拉升,一小时内即封上涨停板。

当日,上海汇衡通过上证所大宗交易系统,出售所持ST雄震无限售条件流通股133.8万股给北京智信汇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智信汇通),占总股本的1.68%,交易价格为每股12.9元,成交金额1726.02万元。同时,上海汇衡还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出售76.57万股。

引发关注的在于,现身大宗交易平台的接盘者也是ST雄震关联方。

资料显示,智信汇通不仅是ST雄震子公司尤溪县三富矿业有限公司的股东,而且与ST雄震控股子公司北京智友通技术有限公司的办公地址,竟同在北京海淀区北洼路4号益泰大厦7层,分处705室和706室。

更有甚者,ST雄震净利润亏损290万元的2006年,智信汇通拖欠ST雄震资金达713万元,而2007年上半年,智信汇通的欠款又增至1143万元。

根据2月26日公告,ST雄震放弃优先受让权利,而智信汇通和深圳雄震团体控股子公司香港雄震矿业则通过受让,分别持有3富矿业8%与40%的股权,但智信汇通、香港雄震矿业均承诺,三富矿业董事会及经营管理团队全部由ST雄震委派和组建。

香港雄震矿业同时表示,将在条件成熟时,以适当方式将所持三富矿业资产注入ST雄震。可是,ST雄震并未表露智信汇通、香港雄震矿业此次受让的价格,而根据去年9月23日ST雄震与香港富名实业公司在自己温馨的家园里签订的合同,ST雄震获得3富矿业42%股权的代价是7266万元。

但放弃优先受让权利后仅两个多月,ST雄震5月6日公告称,拟对正在设立的厦门大有同盛矿业有限公司增资扩股,ST雄震出资2100万元,占总股本的70%,自然人肖春出资900万元,占30%。

有市场人士认为,ST雄震已确立以矿产资源开发为核心的发展方向,却放弃当前经常性盈利贡献的3富矿业股权优先受让权利,由关联方智信汇通、香港雄震矿业持有,并转道投资注册从事矿业投资、有色金属及精矿贸易等业务的大有同盛矿业公司,其行动已为今后溢价注入和利益输送埋下伏笔。

机锋隐藏

事实上,ST雄震千头万绪的关联方运作,还有曾欲借壳上市的天津中迈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迈团体)。事实上,随着代表中迈团体的高管相继从ST雄震撤退,一度甚嚣尘上的借壳上市已暂告一段落。

知情者透露,中迈集团于2006年7月初启动收购ST雄震(当时为*ST雄震),计划2007年上半年完成大股东股权转让,2008年通过定向增发,实现中迈集团整体上市。

资料表明,中迈集团高管姜振飞、高强,及代表中迈团体的独立董事夏军、韩经纶,于2006年9月进入ST雄震董事会,并且姜振飞取代了原董事长陈东的位置。

而中迈团体对2004年、2005年连续两年亏损的ST雄震保牌措施是,将旗下三门峡英豪煤矿公司的100%股权划给ST雄震托管,委派的管理人是高强。

正是依靠中迈团体在2006年和2007年分别白送的1000万元与1500万元托管费用,ST雄震轻松扭亏为盈。

但意外不期而至,去年9月,高强、夏军、韩经纶相继退出ST雄震,姜振飞的董事长职位,也在今年5月的换届选举中,重新被陈东替换。

知情者泄漏,中迈团体在ST雄震无功而返,一方面是其本身出现危机,自顾不暇,另一方面在于”它所带来的梦幻般的感觉ST雄震大股东股权一直处于冻结状态,无法转让过户。

不过,中迈团体白送的巨额托管费顿时成了高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问题在于,在上证所监管要求下,ST雄震6月2日发布更正公告,将托管费收入1500万元全部作为非经常性损益。

由此,ST雄震2007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每股收益,就由0.014元变成-0.041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全面摊薄净资产收益率,由8.13%变成-24.05%。

其实,ST雄震在财报做文章并不是次,2007年三季报和2006年半年报,均因“工作忽视”导致主要财务数据和指标在公布后再度更改,2003年和2004年乃至出现重大会计差错,而2005年对财报追溯调剂后,2006年年报公布近两个月后又发布补充公告。

中迈集团拱手相送的巨额托管费,今后如何处理已成悬念。知情者认为,不管中迈团体是否再次借壳,这笔巨款都是ST雄震隐藏变故的一根导火索,并且将随时引爆。

另外,纵观ST雄震去年下半年以来的股价走势,其间的疯狂过山车行情使人目瞪口呆,其中有两波的涨幅分别接近300%和50%,两波跌幅达42%与60%,ST雄震为此曾发布超过30个风险提示与股价异动公告。

可是,查看ST雄震的同期公告,其所谓的利空、利好消息,与庄家的吸筹、拉升、出逃,步调一致地几近完美无缺。

6月17日,ST雄震连续第五天躺在跌停板,收报8.84元。

小孩子便秘怎么办
防治小儿便秘
一岁宝宝便秘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