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宾阳文化搭台经济唱戏

2019-05-15 00:35:44 | 来源: 旅游

宾阳:文化搭台 经济唱戏

广西见习张冠年本报通讯员农云蒙鸿翔  一幅宏伟的蓝图正在宾阳人心中描绘,这幅蓝图与文化旅游有关。  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宾阳自古物华天宝,历史人文底蕴深厚。众多名胜古迹和独具特色的物产制品,让宾阳有着得天独厚的文化旅游资源。如今,宾阳人决心利用独特的历史文化旅游资源,打造宾州经济文化旅游一体化胜地。这个大构想付诸实践,必然会让古老的宾州城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同时,这也必将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  历史厚爱宾阳,悠久的岁月赋予了这片土地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在宾阳众多历史遗迹中,要数宾州古城遗址能荟萃宾阳县历史人文景观的精华。  宾州古城位于现今宾阳县城北,其地域范围包括现在宾阳县城的三联街、南街、外东门街和绕古宾州城而过的宝水江沿岸,当地人称三街一江。  南街是现今广西保存为完好的古街之一,始建于元而成于明,街道长约2000米,犹如游龙由北向南蜿蜒延伸。南街两旁是典型的江南砖瓦土木结构的二层楼房建筑,这些明清时建成的楼房,虽显得有些破败,但从那建筑式样,从那一扇扇斑驳的古雕门窗和一个个老门铜扣,甚至从那简洁的门阶上,人们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岁月的沧桑与厚重。鳞次栉比、雕檐欲飞的楼房屋宇,随处可见经过精心雕凿的石墩石鼓,看到花纹精致、朴素典雅的窗棂栅栏及各式各样、古色古香的阁顶吊楼。  历史的长河淌过,留下有形的历史文化遗址同时,必然有无形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流传民间。宾阳民间文化艺术源远流长,民间艺术多姿多彩,舞炮龙、游彩架、踩高跷、丝弦戏、师公戏等都带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尤其是有1000年历史的炮龙节,其狂欢性、艺术性、独特性在国内外,被誉为中华一绝,已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而被列入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游彩架、丝弦戏等精湛的民间艺术,同样令人叹为观止。  也正是这些历史文化积淀,让宾阳人酝酿了一个宏伟的构想打造宾州经济文化旅游一体化胜地,弘扬宾阳历史文化传统。  于是,宾州经济文化旅游一体化胜地建设指挥部应运而生,宾州古城开发进入实质性阶段。  打造宾州经济文化旅游一体化胜地是宾阳经济社会发展的一大机遇,如不对古城进行保护开发,任其自生自灭,古城终将会在人们的无视中消失。在宾阳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副县长、宾州经济文化旅游一体化胜地建设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梁枫看来,古老的城镇并不是落后的象征,而是将本地历史文化旅游资源整合为集休闲、旅游、鉴赏、学习于一体的旅游胜地,由此形成的文化旅游产业,将成为宾阳新的经济增长点。  打造宾州经济文化旅游一体化胜地是以历史人文为主、自然景观为辅的旅游模式,重在发扬宾阳的历史文化,同时促进旅游产业发展。古城周边有程思远故居、大汉回风塔、昆仑关抗战遗址、陈平江漂流等景点,这为打造宾州经济文化旅游一体化胜地提供了优质资源。目前,当地文化部门已经将古城内的工艺品及摄影资料放到黄氏古宅中陈列,同时成立宾州古城文艺队,将宾阳八音、丝弦戏等民间艺术进行整合,向世人展现当地与众不同的民俗风情。  在宾阳人的理想中,宾州古城打造成功后,将是人文宾州,风情古城,小桥流水,杨柳依依。那么,有了丰富的资源,宾阳将如何开发利用和保护?这是当地党委、政府一直思考的问题。  按照宾州古城建设方案,当地颁发了《关于对宾州古城进行保护性建设的通告》,进一步明确了古城古民居的保护范围,并对古城民宅建筑作了限制性建设,重点对老牌楼、思恩府试院等古建筑进行修缮。  可正当人们着手古城建设时,很多困难和急需解决的问题冒了出来:由于年代久远,很多文物古迹陈旧残破,一些古街道原貌已遭破坏,修缮经费不足;部分传统手工业已失传,民间艺术后继乏人;人们意识跟不上等等,这些问题都成了制约古城建设的瓶颈。  古城建设是一项庞大复杂的工程,需要动员全社会的力量才能完成,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梁枫介绍说,目前县里工作的重点是保护为主,开发并重,根据实际情况发动全社会力量按照修旧如旧的理念来建设古城,尽量恢复名人故居原貌。  两年多来,宾阳县委、县政府多次拨出专项经费,同时吸收社会资金,先后投资1000多万元用于古城的修葺和基础设施建设,目前已完成了南街路面铺砌和节孝祠维修,新建了宾阳县传统工艺陈列馆和壮锦陈列馆,并对南街天后宫至南桥500多米街道进行了改造,还原了明清时期岭南建筑的风貌。同时,完成宝水江清淤1500米,在沿江两岸种植榕树、桃树、柳树600多株,并发动群众在宝水江流经的大浪塘及周边种植了250亩观光莲藕。而宾阳文史资料馆、宾阳文学艺术馆、宾阳非物质文化遗产陈列馆等,也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中。  历史文脉是一个城市或区域形成、变化及演进的轨迹,是一个城市或区域历史悠久、文化底蕴和生生不息的象征。宾阳人将还原历史赋予的人文景观,传承历史文脉,让文化成为一种永恒,成为一种可供利用的资源。尽管这有可能是一个艰难而曲折的过程,但他们已经行进在路上,向着既定目标迈进。